若相思

若相思,眸若清瓷。谁拟下如花约誓,谁浅笑婉转成诗?谁缭乱,相识相知。

若相思,你会放不下那个眉目清朗的男子。略显清瘦的亮烈风骨,英气猎猎的颀长身姿,笑容干净,眸光清浅,宛若谪仙。

若相思,忘不掉初见那一面。那一面,暗淡了日月和流年。穿越过扑朔迷离的乱世风烟,只一眼,忘记了人间。你可知前生,我寻你到,风雪散尽,山水行遍。

若相思,一字一句千千结,满满都是他的影子。心之所向,年少轻狂,前路不定,那又怎样?挡不住,你把锦绣年华扬手押上。谁的眸光飘摇,似假还真;谁的粉黛春秋,落地成谶。疼到了惊心蚀骨,你也要问:谁是谁的朝露昙花,谁是谁的咫尺天涯。

若相思,于是每一日,等到夜未央,月初上,你便一个人数纵横三千里的星光。一地相思两处凉,你不知道,是什么时候开始悲伤着自己的悲伤,为什么自己的悲伤比悲伤更悲伤;你只发现,生命好像在不复以前那样,时光无痕,岁月静好。不是埋怨,只是那一瞥之后,再看不透,人间聚散。那种干净的记忆,那些窗边的秘密,清澈的让人不忍心言语。也许,早就知道不长久,却美好得,让人不忍心放手。

若相思,会不顾那些泛着生命底色的伤痕,等下去等下去。红粉成灰,白骨支离,不曾销歇。有的人押得重,是不相信自己会输;你押的重,是忘不了记忆中,裂帛的天空下,你转头,笑容一离离汇聚。淡看流光,宛若无伤,说的从来不是你。你输不起。

若相思,永远永远都不会开口,一次一次看他擦肩而走。青春好沉,沉到总会有人会忘记守候,也总会有人背着沉沉的青春,兀自回眸。零世之前,末世以后,是不是你还守着岁月悠悠,是不是你还只是抬头,抬头看他熟悉的眉眼,只是,不开口。

若相思,身作清姿,谁九月飘潇而至,谁裙袂轻扬轻止,谁的缘,又过一世。

若相思。